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fengit.com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历史人物 >

王猛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6:44:22 来源: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:
  王猛,字景略,北海郡剧县人,家在魏郡,幼年贫困微贱,以卖畚箕为生。他曾在洛阳贩货,有一人要出高价买他的畚箕,却又说没钱,自称家住不远,可随他一同去取。王猛以为价高有利,便跟了去。一路并不觉远,很快到了深山,看见一位长者,须发皆白,垂脚坐在胡床上,左右十余人,有一人领王猛上前相拜。长者说:“王公为什么要拜!”随后给了他十倍于畚箕的钱,并派人送他。王猛走出深山,回头望去,才知是嵩山。
  
  王猛仪态隽伟,博学而喜读兵书,谨慎庄重,严肃刚毅,大度有气魄,不为琐事干扰。
  
  如果不是与他十分相知十分投缘,他大多是不与交往的,为此浮华之士都轻视并嘲笑他。他却悠然自得,毫不介意。王猛年少时曾游访邺都,当时很少有人赏识他,只有徐统见到他后认为非同一般,召他为功曹。但他避不应召,随后隐居华阴山。他胸怀救世之志,期望能遇见造就帝业的君主,为此隐逸不仕,静观时变,等待时机成熟而后出山。
  
  桓温入关后,王猛身着粗麻短衫去见他,一面谈论时局,一面捉着虱子,旁若无人。桓温从旁察看,觉得惊异,问道:“我奉天子命令,率精兵十万,依仗正义讨伐叛逆,为百姓扫除残余虐贼,而三秦豪杰却没有来投奔的,这是为什么?”王猛答:“您不顾数千里之遥,深入敌境,长安城已近在咫尺,你们却不渡灞水,百姓没有见到你们的真心,所以不来投附。”桓温沉默无言以对。桓温即将班师,赐给王猛车马,并授高官督护,请他一同返回南方。王猛回到华阴山询问师父意见,师父说:“你和桓温怎么能同时相处?你在这里就可以富贵,为什么要远行?”王猛于是未走。
  
  苻坚有心成就霸业,听说王猛名声,派吕婆楼去招他。两人一见如故,谈及天下兴亡大势,各自主张竟不谋而合,尤如刘玄德遇到孔明一般。苻坚僭据皇位后,任王猛为中书侍郎。当时始平一带有许多从枋头西归的人,豪门大户横行无忌,匪盗充斥,于是调王猛任始平县令。他一到任,便申明法令,严峻刑罚,明辨善恶,辖制豪强。他曾鞭杀一官吏,百姓上书告他,有关部门加以弹劾,用囚车把他押到廷尉所设诏狱,苻坚亲自审他,说:“为政的根本是以道德教化为先,你上任不久就杀了那么多人,何等残酷!”王猛回答:“臣听说,宰相治理安宁的国家用礼,治理混乱的国家用法。陛下不嫌弃我才浅,派我管理乱难县邑,我恪尽职守,为贤明君主翦除凶残诡诈之徒。现在我刚刚杀除一个奸人,余下的尚数以万计,如果认为我未能除尽残暴恶人,肃清违法之徒,我岂敢不甘心被处死,以谢辜负陛下重托之罪;但若说我为政残酷,我实在不敢接受。”苻坚对群臣说:“王景略真是同管夷吾和子产一样的人。”于是赦免了他。
  
  王猛升为尚书左丞、咸阳内史、京兆尹。不久授为吏部尚书,太子詹事,又升尚书左仆射、辅国将军、司隶校尉,加骑都尉,在朝中宿卫。当时王猛三十六岁,一年之内五次升迁,权倾内外。宗室、国戚、旧臣都嫉妒他的宠遇,尚书仇腾、丞相长史席宝屡次进谗言诋毁他。苻坚大怒,贬仇腾为甘松护军,贬席宝为白衣领长史。此后上下都畏服,没有人再敢议论。不久迁尚书令、太子太傅、加散骑常侍,王猛多次上表推让,符坚终于不准。又授司徒、录尚书事,其他官职依旧。王猛以无功为由推辞,没有接受。
  
  其后王猛率各路人马征讨慕容日韦,军队纪律严明,没有人搔扰民间百姓。王猛未到邺时,盗贼公行,王猛一到,远近慑服,燕人得以安居乐业。班师回朝后,他以军功进封清河郡侯,赐美妾五人、上等女妓十二人、中等女妓三十八人、马百匹、车十辆,但他上疏坚决辞谢不受纳。
  
  其时王猛留下镇守冀州,苻坚派他在六州之内依照形势自行处理各项事宜,不必请示。还令他简选人材,充任关东各级地方官,授职完毕,再上报朝廷正式任命。过了几个月,王猛上疏称:“此前我之所以得到授命立即赴任、不避艰疑,是因当时祸难未平,而兵贵神速,期望竭尽全力率军旅赴命,甘愿驱驰奔走以弘扬皇威,一展筋骨,效体力之劳。所以我努力从事,辱承重托,可以说是奉命于解难之时,等待太平于今日。如今陛下圣德达于皇天,威灵遍及八方,大化方兴,天下升平,我斗胆披献赤诚,恳请避贤让路。
  
  应设官分职,各有所司,各负其责,岂能只任用愚臣一人,以致于迅速倾败?东方地区事务,不是我区区一人能够妥善处理的,希望把我的职位转授给亲贵贤能,以救我出颠倾之境。倘若因为我还可效犬马之劳,舍不得把我抛弃,就请允许我待罪在一州任官,效尽全力。徐方刚刚归顺,淮、汝为设防要地,因此请将统领六州和自行任命地方官员的权限一并收回。督守一职不可虚旷无人,深深企盼早下圣命。”苻坚不批准,派遣他的侍中梁谠到邺传喻圣旨,王猛于是依旧履行职守。
  
  不久王猛入朝为丞相、中书监,尚书令、太子太傅、司隶校尉、持节、常侍、将军等职侯爵依旧。又加都督中外诸军事,他上表辞让了许久。苻坚说:“卿昔日为布衣精英,朕二十岁未即帝位。时逢乱世,厉王在位,殒丧道德。朕初次见你便觉惊叹,把你比做卧龙,你也只缘我一席话,便放弃了隐居的雅志,这岂不是深相契合的神交、千载难逢的相会吗?虽傅岩入梦殷高宗,姜太公兆启周文王,今古相比,也无不相同。自从卿辅政,至今已近二十年,对内日理万机,对外扫荡群凶,天下大致安定,伦常初见有序,朕正想在上从容而治,还望卿在下费心操劳。救助危难,除了卿还有谁呢!”于是没有应允。以后数年中,又授王猛司徒。王猛又上疏说:“臣听说天象的盈亏,靠帝王决断,授职要看才能,任官非人就会荒废时政。郑武公辅翼周朝,世代称颂;周王叔贪图恩宠,政废身亡。
  
  这是成败的历史经验,是臣所严明戒备的。臣私下以为宰相地位尊崇,位列三公,应妙用当代贤才,弘扬天子善令。魏文帝用贾诩为三公,贻笑孙权;车千秋因一言当丞相,被匈奴耻笑。臣何等平庸无能,怎么可以当此人选。这样不但会贻笑远近,实在还会让敌虏小视秦国。往昔东野子驾马,穷尽马力,颜渊知道他就要失败。陛下不衡量一下臣的才力,臣恐怕败亡就要到了。这样对上有亏宪章成法,臣还有什么脸面自处!虽然陛下偏爱臣,但如何向天下人交待呢?希望陛下恢复日月般明亮的光鉴,怜惜臣使臣不至后悔,也使陛下免遭授官太过的非议,这样臣便是蒙受无限的恩宠了。”苻坚终于没有听从,于是王猛接受任命,军国内外一切事务,无论大小,都由他掌管。
  
  王猛任宰相持政公平,罢黜尸位素餐者,拔擢隐士及滞于仕途者,使贤能显赫。对外整饬军备,对内崇扬儒学;鼓励百姓务农植桑,教化百姓懂得廉耻;犯罪者都受到惩罚,有才能者都得到任用,众务兴旺,百官有序,于是兵强国富,接近升平之世,这都是王猛主持政务的结果。苻坚曾对王猛说:“卿日夜不懈,思虑操持一切政务,有如周文王得姜太公之助,我可以优游度日,颐养天年了。”王猛回答:“但求陛下不要苛责臣的过失,臣怎么能和古人相比呢!”苻坚说:“依我看姜太公怎能超过卿呢?”苻坚常敕告太子苻宏、长乐公苻丕等人说:“你们待王公,要像待我一样。”王猛受推崇到如此程度。
  
  广平人麻思流亡寄居在关中,因母亲过世要回故乡安葬,请求返回冀州。王猛对麻思说:“现在就请快快整装上路,今晚已经为你发放派遣的符文了。”及至麻思刚刚出关,郡县已按符文办事。他处理事情令行禁止,毫无延误,都像这样。王猛性情刚直明哲、清廉庄重,尤其明辨善恶。微贱时受人一餐的恩惠,遭人怒视的怨忿,他都要报偿,当时舆论因此对他颇有微词。
  
  这一年王猛卧病,苻坚亲自到南北郊、宗庙、社稷坛为他祈祷,并分别派遣侍臣向河岳诸神祈福,无不周到详备。王猛病情仍不见好转,于是苻坚大赦境内判决斩首以下的囚犯。王猛病重,为此上疏谢恩,并谈论时政,其中不少见解非常有益,苻坚看到不禁落泪,其他人也很悲痛。到王猛病情已无可救治时,苻坚亲自前去探望,询问后事。王猛说:“晋国虽然偏处吴越一隅,但却是承袭了正统。亲近仁人、善待友邻是立国之宝。我死之后,希望不要对晋国有所企图。鲜卑和羌虏是我们的仇敌,终究要成为祸患,应该逐渐翦除,以利于国家。”话说完就去世了,当时年龄五十一岁。苻坚痛哭。到入殓时,苻坚三次哭吊,对太子苻宏说:“难道是上天不想让我统一天下吗?为什么这样快就夺去我的景略!”赠王猛侍中。丞相和其他职位依旧。赐给东园所造葬器、帛三千匹、谷万石。由谒者仆射督理丧事。葬礼完全依照汉朝大将军霍光丧仪的旧例举行。赠谥号武侯。朝野上下在街巷聚哭三日。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王猛扪虱谈天下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荐